<th id="6fist"><sup id="6fist"></sup></th>
<big id="6fist"></big>

  • <code id="6fist"></code>
    <code id="6fist"></code>
  • <thead id="6fist"><option id="6fist"></option></thead>

      最近,79岁琼瑶一直在被其丈夫平鑫涛生病的事情所困扰。5月2日晚,琼瑶发表长信,称将平鑫涛还给他与前妻所生的三个子女。

      4月28日,琼瑶在脸书上透露为了是否让失智且中风丈夫接受插鼻胃管治疗,与继子女产生争执。结果遭到继子平云公开信反驳,其在信中直言重点并非插鼻胃管,而是双方对“父亲值不值得活下去”认知不同。

      继子痛斥琼瑶真正在意的是无法接受父亲失智,她认为“没有灵魂的肉”就不值得活下去,不如去安乐死。

      在这份公开信中,琼瑶说,3月1日,丈夫再次病重,主治医生刘医生询问是否遵循其丈夫遗愿,不插鼻胃管,琼瑶如是写:“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爱到极致,不是强留他的躯壳,是学会放手!我拭去眼泪,对刘医生说:“我尊重他,什么管子都不要插!”刘医生说:“那你该明白,他会慢慢的、自然的离开人世了!”我一面掉泪,一面点头。”

      琼瑶在公开信中表示,年近90岁的平鑫涛已重度失智加上大面积的脑中风,不会再醒来。如果不插鼻胃管,大概两三个月内,他就会自然的安静的离去。如果插上鼻胃管,所有的药物食物都可以从鼻胃管进去,或者可以维持好几年。

      不过在医生的协调下,平鑫涛的三位儿女坚持让父亲插鼻胃管。琼瑶在信中说:“我压抑已久的情绪像火山口那样喷发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爆发的对他们三个嚷着说:“让我告诉你们,在这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爱你们的爸爸!你们三个人加起来的爱,也没有我的百分之一!难道我不想让他活着?请你们,求你们,认识你们的爸爸!他这一生,要“轰轰烈烈的活着”,而你们,却要他“凄凄惨惨的躺着”?那样是爱吗?是爱吗?”

      文末,她写道:“我已经努力了五十年,我不要三个儿女恨我!我明白,我失去了鑫涛,也失去了他的儿女!因为那根他妈的鼻胃管!”

      可是,这段文字却遭到了继子女的反驳。5月2日平鑫涛的孙女在脸书上发了父亲平云的信,称希望大家不要只听到琼瑶的一面之词。

      继子否认父亲病危,认为只是失智。“父亲的遗嘱写得很清楚:当我病危的时候,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但问题是所有医生自始至终从来都没有判定过父亲病危或陷入重度昏迷,他只是失智而已。”

      平云表示,医生认为,平鑫涛还没有到病危的程度,只是因为感染造成发烧,只要施以适当的治疗就可以痊愈。“对您来说,您认为父亲应该死;对我们来说,我们选择了让父亲活下去。但如果您说一个人没有权利决定另一个人该如何生、如何死,那么岂不更没有权利决定另一个人该不该生、该不该死?这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我们和您只是做了不同的选择,不是罪大恶极。”

      平云还表示,“父亲在插了鼻胃管后也并没有一睡不醒。父亲顺利恢复意识,有一段时间还能做简单的应答和数数,您每次总要追问父亲爱不爱您,他也都会回答。但他的持续退化是必然的,我们都有心理准备,也都可以接受,我们从来没有企求父亲要回到以前的样子。没有人会期望看到自己的父亲卧病在床,这一年多来,两头奔忙、心力交瘁的并不是只有您一个人而已。但即使现在要我再做一次相同的抉择,我还是会做同样的决定,我并不后悔。”

      平云还写道:“至于父亲这次长期住院,起因并非突发性的发烧,而是另一位印尼看护安妮照顾不周让父亲摔倒,脑部受到撞击引发中风。”

      文末,继子也提到了数十年前的往事:“您和父亲感情的事,外人无从置喙,但身为子女,我们从来不曾忘记当年发生过的种种事情以及自己母亲所受到的委屈与痛苦。我们一直难以理解您这一连串发文的目的,除了为了出书,所求为何?原本可以引起社会大众对于长照议题的正面讨论,可惜最后却流于个人情绪的负面发泄。”

      最后,平云称:“还记得您在完全未跟我们商量的情形下,就自行将父亲从荣总转到XX医院时对我们说:对我来说,你们的父亲已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从今以后请你们自己照顾,我要去过我自己的生活了。既然如此,就请将父亲还给我们吧,这是我们最沉痛的请求。我们也很乐意见到您放下心中的重担,出去散散心,筹备新戏、写新的小说。”

      看到继子这封信后,琼瑶接着在2日晚间发文向3名继子女“道歉”,同时反指对方捏造事实。“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如此残忍和恶毒。如果我说过那些话(指安乐死),你们怎么没有把父亲接回,到四百多天后才提出来?如果我说过那些话,怎么每次出国旅行的是你们?而我始终守在台北?”

      琼瑶还激动写道:“我再也没有想到,当你们父亲躺在医院,最后为了我想写一部呼吁《病利自主法》和《善终权》的书,让我们两家到这个地步!我不该认识爸,不该写出让你们不愉快的文字,很多很多不该!自从他2002年生病后,身体就不好了,是我在每天照顾他!他能如此长寿,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文末,她还写道:“我现在万念俱灰,也不再相信人间有情。我跟你们爸爸之间五十几年的感情,在你们的攻击下,也变得苍白薄弱!我暂时不会再去探视他了,免得情绪决堤而崩溃!但是,关于爸现在需要的东西,我还是要清楚交待一下。”她列出了13项日常所需用品和注意事项,并称:“希望你们也能如先前我照顾你们父亲,这样的照顾他到终了,这也就是他的福气了!言尽于此,各自珍重!”

      今年5月9日,琼瑶与丈夫平鑫涛结婚38周年。说回琼瑶的爱情。琼瑶与皇冠出版社创办人平鑫涛的爱情轰轰烈烈。当年,琼瑶在《皇冠》杂志社连续发表多篇中短篇小说,得到了社长平鑫涛的赏识。平鑫涛亲自给琼瑶写约稿信,并鼓励她写得长一些,这便是《窗外》的创作源头。

      随着与平鑫涛工作上的频繁接触,两人互生情愫。当时他有妻有儿,琼瑶称自己曾几度想放弃,最后平鑫涛以死相逼,琼瑶才决定接受。对此,琼瑶说:“感情绝不是是非题,我认为我光明磊落。”

      如今,已经结婚38年的两人,终于到了面对生老病死的一刻。这段与继子女的纠纷也引起来不少网友的关注。

      不少网友认为,应该尊重琼瑶的意见,让平鑫涛安然离去,过多的抢救措施,只是让患者与家属更痛苦。但也有网友指出,失智只失去记忆与办事能力,不代表病危,插鼻胃管是为了让患者吸收营养,跟气切插管不一样,还没到生离死别的地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龙盛彩票游戏平台